甘肃民间画家王一:“官崇拜”让中国书画市场亮起了红灯

时间:2014-12-12 12:02来源:大西北网 作者:王一 点击: 载入中...
 

    2014年是中国改革进入深水区的一年,也是向那些垄断既得利益者开刀的一年。中国谁是垄断既得利益者?除过中国百姓熟悉的垄断国企部门外,恐怕谁也没有意识到,中国艺术圈也存在垄断,那就是三十年改革开放以后,独家做大的带有官方色彩的书画机构。
  
  那些高高在上的书画家,既有行政职务,又拿着一份不薄的工资,又可以踩在千万书画家肩上,形成全字塔垄断光环,又能轻松自由,不向国家上交一分税,大笔一挥获取大量财富,同时又以专家身份,权威机构剥夺亿万百姓对书画的审美权,以及更多书画家无法分享的改革红利权。可以说,这些现象的存在,中国税收每年损失巨大,更让人吃惊的是,中国书画财富全集中在那些有职务书画官员的身上,而更多没有获取身份、职务的书画家,没有稳定的工资收入,还需要养家糊口,可想而知,他们的生活举步维艰。
  
  民国以前,能写能画的人多是士大夫出身,他们有稳定的收入,作品以交流、互送为主要流通形式。如今,中国能写能画的人达百万,足可以与一个小国家的人数相比,这意味着,有一个靠书画为生的群体存在。当书画上层建筑不能很好引导并重视这一现象,必然引起更多下层书画群体的冲参击。
  
  因此,当2014年来临时,中国上层书画界与中国下层书画界共同遭遇了前所未有的瓶颈便是很好的证明。
  
  一、谁拿走了书画的审美权
  
  2014年,中国特有的怪胎——高端书画市场,如高档酒店,会所遭受重创!究起原因,中国书画界拼命追捧的体制内官场职务书画家,机构成员,都在四风,八项规定面前,将自己虚高的字画泡沫市场挤破。
  
  2014年四月,北京一家高档画廊里,我碰见了一位老画家,看了我的画马专辑,指着墙上悬挂的一幅画,激愤地说:你画的马,就如同看到一位来自生活,实实在在进行创作的画家。而墙上的画马作品,是马非马?是驴非驴?可以看出来,画家很努力,想画好马,无奈技术太差,搞出个现代不是现代,传统不是传统,竞将一点没艺术含量的作品展现在这里。标价如此之高!卖的什么?卖的是标签上画家的职位。这是可怕的欺骗!是愚弄大众!是中国画坛的指鹿为马现象。说完。自我介绍道:他早年毕业于中央美院,看不惯目前中国官场美术的一些机构,人为的将纯碎的艺术推向权力,使正常的书画交流,演变成权钱交易场所。因此,他从不加入这些变味的机构。然后又像小孩一样,笑道:“中央发出的反腐风暴,就是一个强烈的信号……那些削尖脑袋,拼命进入某些机构,借此洗身份,将价位提高的书画家,就如同上树笑,下树愁,哭的在后面……”
  
  我半信半疑的告别了这位前辈,心中自然想起吴冠中、陈丹青两位大师,曾对中国画坛的批判言语。暗自寻思:“中国书画界真的要回归它的本源?”随后的日子,我走访了北京很多高档画廊,可以说,画廊里的作品,好多有价无市,显出一片萧条的气息……
  
  问起画廊老板,有的沉默无语,有的哀叹过去收画,盲目只看书画家的职务,忽略了艺术水准。如今,高价售却没人接盘,想低价抛售,又怕赔了不说,还怕砸了画家的牌子。最揪心的市场没了最大的公款买家。
  
  不用说,这场游戏中,画家、牵线人、领导是收益者,买单的不会个人掏腰包,而是用纳税人的钱。
  
  如今、行情一变,官员、公务员既没了公款消费开支,又没了灰色收入,谁还会买弄不清的高价书画。因此,这条财路全堵死了。
  
  北京一家著名拍卖公司专拍员,向我道出了中国字画市场的实情。他告诉我:中国很多拍卖公司已开始转向,抛弃那些只有职位,没有水准的所谓艺术大师。目标锁定学者型的书画家,靠实力从民间走出来的书画大师,具有历史价值的书画家。
  
  中国书画市场正向国际化对接,放眼国际书画市场,中国书画市场的确是有问题的怪胎。由于体制上的问题,中国书画市场抹杀了一批真正高水准的艺术家,也剥夺了他们的生存权,同时也掠夺了大众对书画的审美权力。
  
  究起深层原因,一是中国书画家与市场的脱节,没有象工商企业一样,只要产品好,合法经营,便可做大、做强,获得人们敬仰、爱戴;二是中国书画市场机构有问题。像所谓的公办画院,协会机构,没有按书画市场规律运行,造成人为因素太多,形成变味的垄断。反过来说,画院里的书画家,能代表中国最高艺术水准吗?答案是否定的,因它存在体制内,可以内部调动。体制外的优秀书画家属自由身,无法进入,书画市场便存在少数人占居公共资源,对广大的书画家是掠夺、抹杀,这就是不公平;三是官办协会不存在调动,也不存在发工资,它虽然弥补了体制的不足。但是问题来了,你想进入,就必须参加它制定的展览或规定的活动。艺术家又象参加科举考试,一但进入,就象入了帮会,作品就象获得一张通行证,身价立马倍增。
  
  在市场利益面前,官办机构为扩大自己的队伍,自然有意无意的排挤其它非官方的协会,非官方民间艺术家,造成一家独大,会员越来越多时,会员的身价也在快速的贬值,艺术水准也失去了评判标准,内部会员,内部上下机构也乱了套,迫使艺术家只好使尽手段,拼命往理事层面钻。这个过程,又象一次残酷的科举,诱惑了很多官员,有手段的人加入进来。当理事越来越多时,艺术水准又失去了评判标准,怎么办?各路人马只好使出浑身解数,甚至动用政治手段,金钱手段,往副主席层面挤。就像陕西暴出书法家协会,有四五十个副主席的怪事!一句话,中国书画市场已不是按艺术水准来衡量,而是以职务高低来衡量。
  
  反过来,即没权力进入体制画院,又没时间费神、费力加入协会的优秀书画家,难道说他们的作品就不好?无数的美术院校毕业的学员,他们经十年寒窗的系统学习,走向社会,就因进不了以上机构,就抹杀他们,这不是在挖苦、讽刺中国美术教育的失败吗?
  
  因此,中国书画怪圈,抹杀了很多民间艺术家的生存权,也滋生了中国书画市场的腐败,这是中国书画艺术水准的大倒退;
  
  四是中国大部分经营画廊的老板,多是文化程度低,没受过正规的书画学习经历,自然对书画艺术水准评判失去方向,唯一评判的渠道就是体制内的职位。同样,某些艺术家;为达到独树一家,排异已的目地,利用中国书画市场的不完善,人们盲目崇拜官本位的思想。两者勾肩搭背,共同将作品炒到一定高度,然后忽悠不明真像的大众、官员、土豪、形成一条中国特有的书画市场链条……
  
  这个过程,中国书画市场走了足有十年,如今,这个链条终于崩断!全国很多画廊终于尝到了苦果!更可怕的苦果,一部分依靠体制内的书画家,因身价高高在上,作品无人问津,一但放下身段,将给自己带来毁灭性的灾难,也给自己奋斗获得职位的机构带来同样的结果!这就是因果关系,最终困死一些靠职位生存的书画家。
  
  因此,拍卖行也在调整未来的方向,选靠作品说话的新苗子。同时选具有地域特色,并在中国初有影响的潜力画家,同时更看重画家作品价位,搁到全国层面属于起步阶段,并拥有未来10年的增长空间。
  
  听完拍卖员的介绍,回顾当前的形势,我惊出一身冷汗!深知高处不胜寒的道理。同时庆喜自己画价控制在理性的范围内,否则收藏群体如高价买楼房的群体,一但获息爱戴的书画家,作品下跌,心情将是怎样!反过来也笑,中国一大群书画家,画廊机构,没有战略预测价位控制能力。盲目将价位炒高,忽视了市场的承受能力,市场的变化,最终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陷入痛苦不堪的两难境地。
  
  就象近期天水一家,最大的私人企业画廊,大量高价购进体制内的书画作品,如今企业资金链已断,想抛售变现,为时已晚……同样,中国书画之乡定西,及所属的通渭,陇西均出现字画无法出手的问题。
  
  二、民间书画市场喜忧掺半
  
  北京的宋庄,是一个纯粹的民间艺术梦工厂。这里没有人为的美术官场气息,只有平等和善的艺术氛围。大画家也罢,小画家也罢都在按自己的想法、静心的搞创作。时不时这里就会举办国内、国际性的学术研讨会……
  
  走在宋庄街头,你会看到各色各样的美术馆,散落在村庄的东西南北,偶尔碰到一位不起眼的人,说不准就是一位未来的大画家,或毕业中央美术学院的高材生,什么大学教授。他们远离闹市,自食其力,或租房,或买房,用自己的想法、心愿、装饰自己的工作室,为不起眼的效区乡村,即注入活力、又丰富了当地的文化品质。
  
  这里的画家分为三个群体。第一个群体,是忍受寂寞、贫困、一心追求艺术思想的画家;第二个是群体,有一定经济实力,国内颇有影响,属于悠闲、自在、呆在自己的美术馆,静心搞创作的画家;第三群体,来自全国,借助宋庄形成的名气,氛围梦想淘金的画家。
  
  这里驻扎着很多有实力的经纪策展公司,若大的艺术展厅里即有作品展区,又有沙龙茶吧区。用他们的话说,他们代表着国际化的运作手段。一但发现某位有潜力的画家,便会买断经营权,迅速的推向国际拍卖市场。
  
  在宋庄,画家要有耐心,沉得住气。就像宋庄的街面,行人很少,几条清冷的小街、小巷如同画家的冷板凳,时间久了总有点少女的孤寂、冷漠……不过它体内随时会产生一种艺术的气息,一种探索的符号。说不定那天,发酵成一种划时代的理论,在空中爆炸,产生核子裂变,成为国际性的美术明星,一张画就可洗去寂寞的过去,够你一生一世享用。象中国当代画家曾梵志,仅仅三年的时间,他的一幅作品“协和医院”拍到1.13亿港币。
  
  所以说,在这儿呆久了,便会有慕名的冲动,因为你已站在中国美术的前沿…………
  
  当然,宋庄也是残酷的,很多画家在纯粹的艺术市场中,终被生活所迫,陷入经济困境,最终选择逃离……
  
  北京潘家园是自由的、轻松的,这里没有寂静,冷漠的气息。每天人山人海,汇集了北京情调的市井气息,倒象一个穿着花花绿绿大大咧咧的姑娘。很多民间书画家,呆在狭小的隔档里,悠闲自得的在出售自己的作品。有的像摸透了买画者的心理——贪便宜,以假充真。于是模仿名家字画大量低价出售。有的字画水准很高,画面上也不落款,遇到同行买家,一个眼神,便知各自的需求,然后商量个批发价,便可成捆打包的拉走。
  
  随着对这里的多次光顾,我才弄明白,同行买回去,多有隐言之处。一是有些名气,二是有大量订单,自己又无法完成,只好来这儿淘宝,在买回去的字画上,落上自己的款,即省力,又可出售。
  
  于是北京汇集了大量枪手画家,他们无名无辈,默默的生存在暗处。有的更绝,买回去,专盯哪位画家市场好,就模仿哪位画家的题字,落款,然后出售。问起,人家不但不惊慌,还坦然的告诉,谁让北京是全国人人羡慕的首都。完后,神秘的一笑,拍着胸脯保证道:“只要打北京的旗号,谁会认真查寻?何况全国各省市有多少是懂家?要不全国的书画家跑到北京为啥?还不是借北京的牌子好向各地卖字画”。我顿时哑口无言……
  
  随后我做了调查,潘家园三平方米的隔档,每天出售字画的交易额,少则四、五仟,多则上万,运气好可达几万元。有的作品不但字写的好,画也很好,一张四尺字画最低的进价少则几十元,八尺的山水画批发价不超过几百元。仔细一算,不得不佩服民间字画市场的潜力!反过来忧心楚楚担心全国各地不知有多少人,收藏者从潘家园流出来的名家作品。
  
  同样潘家园里面,还有不少卖工艺油画的,商铺紧挨者商铺。可以说围着它的四周,还有更多的字画市场,这里是一个充满商业气息浓厚的书画加工厂,纯粹性的油画在这里很少找到。目前中国又产生了一群独特的书画家,他们不稍与潘家园看齐,怀揣两个梦想,一是靠字画挣钱;二是在全国各地奔走,传播知名度,增加字画的流通,说不定哪天,也象齐白石一样成名。他们身份复杂成群结队,或独自一人活跃在中国各地,其中甘肃陇东地区是他们的首先。为增加收入,不受画廊的盘剥,他们打着形形色色的旗号,风风火火不约而同的汇集在各地庙会、广场、形成状观的字画长廊。有的几天能挣几万,甚至十几万,不行的也能落几千元。巨大的市场诱惑,一传十,十传百,吸引更多的书画家加入该群体。一时间这种成本低,运行简单,挣钱快的模式,风行陇东各地。当很多画廊,体制内的书画家,嘲讽这种模式时。谁能想到,这种模式激活了广大百姓购买字画的热情,让一部分优秀的民间书画家很快走红……
  
  中国有句俗语:“隔日的金子不如当日的铜”民间书画市场的奇好,与对应的字画长期在画廊沉睡现象,吸引了各色各样的人,将手伸向它,去分享……当任何模式没有节制时,便走到了它的尽头。
  
  2014年,甘肃陇东地区,退去冬日的荒凉,渐露春色之意时。天水甘谷庙会,迎来了全国各地四百多位字画家,甚至刚会画两下,写两下的人,也加入进来。沿街商铺、地滩、画廊、宾馆全让包了,去晚的连地方也没有。
  
  这一次,梦想发财的字画家们全傻了!当地人的精明,让淘金欲望很高的字画家们,象当头泼了一盆凉水,究起原因,一边是互相竞争,一边是沉着观望压价,最终熬不过的字画家们,除过个别的,大部分不得不含泪溅卖!
  
  三、后现代字画市场模式的到来
  
  中国字画市场走到2014年,就象一辆散架的马车,总算止住了浮躁的步伐,停在十字路口,这一年是中国字画市场的分水岭,也是人们冷静下来,重新思考的一年。
  
  纵观官场字画也罢,民间字画也罢,得出一个结论,过去的字画市场都很脆弱,就象中国城市建设,表面上繁华,一遇到自然灾害象冰雪、暴雨便陷入瘫痪!两者犯的共同错误,就是给自己挖了个巨大的陷阱,一是有组织的机构,一旦遇到国家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政策的变化,便会形成釜底抽薪,将体制内的字画家困死的尴尬局面;二是民间字画家因门槛太低,鱼龙混杂,无序恶性竞争带来的后果,将民间字画家挤死在沙场,民间市场被撑死的结局。这都是中国书画市场没有按市场规律运行,结下的苦果。
  
  因此,后现代字画市场的到来,将对中国书画市场进行彻底的大洗牌,很多画廊,游击队式的字画家,将在残酷的市场中被淘汰。官办画院,协会机构,因不能适应市场经济,而被迫关闭或取消。中国将出现企业性质的字画公司,如同现在的装饰设计公司,形象设计会所,将字画定性为服务产品。形成价格透明,建立稳定客户关系,避免艺术家饥一顿、饱一顿的现象。同时成立字画家商会联盟,明确字画家属性,以便向客户群确定:古典派、现代派、未来派、还是什么派……
  
  中国的书画市场潜力巨大,随着城市居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家居字画也有了广泛的需求,只要字画家认真的去做,创立品牌,将自己的字画定性为产品,很好的把握价位取向,服务于城市、乡镇、农村、必将迎来光明。
  
  反过来,字画家将自己定位于艺术家,孤傲清高,除非拥有雄厚的财团做支撑,良好的经纪团队来运营,否则,一切都是梦想泡影!
  
  因为中国的文人画家,由过去的希少,到如今的人口大爆炸!催生出,由民间,美院批量出来的字画家,甚比一个国家人数,这便是中国的现实,因此盲目将字画定于藏品已不现实。所以未来的字画大师来自三个领域:一是创意性的,从市场走出来的;二是哲理性的;三是学者型的。剩下的全是红尘中的零星雨点……
  (作者系自由画家西部画马  王一)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大西北传媒的观点或立场。
(责任编辑:张云文)
>相关新闻
  • “泡药”豆芽泛滥,批发市场该当何责
  • 墨高铁风波是一堂海外市场变数课
  • 为什么非法教学点会有市场
  • 高校设置专业“不是在菜市场卖东西”
  • 高校设置专业“不是在菜市场卖东西”
  • 以市场逻辑化解地方债之忧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
    网站简介  |  保护隐私权  |  免责条款  |  广告服务  |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陇ICP备08000781号  Powered by 大西北网络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浏览器浏览
    Copyright © 2010-2014 Dxbei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