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主持人敬一丹4月30日主持了最后一期《焦点访谈》栏目

时间:2015-05-02 11:48来源:环球时报-环球网 作者:秩名 点击: 载入中...

敬一丹最后一次录制《焦点访谈》
敬一丹最后一次录制《焦点访谈》


  敬一丹谈舆论监督难:经常走到部委门口遭拒


  “明天,就是五一了,《焦点访谈》在这里祝您,愉快!”这是央视主持人敬一丹在她最后一期《焦点访谈》栏目里说的最后一句话,说完深深地鞠了一躬。


  敬一丹自己曾说:早期的,1997、1998年的《焦点访谈》,是有锋芒的,现在就变成了“你懂的”。退休之前,再谈已经变成“你懂的”了的《焦点访谈》,敬一丹的答案是,“之前《焦点访谈》是一花独放,现在是遍地开花,相对于分散了,我还真不觉得是舆论监督弱了。”


  4月27日是敬一丹60岁的生日,按照相关规定,4月30日是她退休前的最后一档《焦点访谈》。敬一丹在提前透露这一消息时,很多网友感叹“一个时代过去了”。


  坐落在西长安街和东三环的CCTV和平时没有什么不同,一切运转如常。3个星期前,这座庞大机器刚刚换了“掌门人”。


  谈退休


  “《焦点访谈》是不做了,特别栏目还会参与”


  政知圈:退休后,会彻底离开“电视”吗?


  敬一丹:这个月底(4月)30号,是我工作最后一天。《焦点访谈》是不做了,但非固定栏目、特别栏目还会参与。比如“时代楷模发布会”,我还会继续做。《感动中国》节目,我还说让白岩松找个新搭档呢!等我退休了,我想先做个5年计划,咱们国民经济就是5年计划的。我还需要个间隔年。


  政知圈:你会觉得退休这一天来得太突然吗?


  敬一丹:两年以前,我就知道会走到这一天,别人问我会不会有遗憾,会不会不舍,我是有准备的。这一年来,我在写书时,有那样一种满足感,好像把一个个节目都看了、回忆了一遍,我把自己的笔记本都拿出来,有的纸张都发黄了,曲别针都上锈了,我自己沉浸在里面时,有种满足感。我自己梳理了下,给自己一个交待,给观众一个交待,A型血就这样。


  谈《焦点访谈》


  “特别想看看大时代下的小孩长得怎么样了”


  政知圈:你其实很大年龄才主持《焦点访谈》?


  敬一丹:我40岁到《焦点访谈》,我一开始没觉得自己怎么样,我对年龄不是特别敏感。报人在提醒我,《中国青年报》采访我写了专访,起个标题叫“敬一丹—另一种中年”。另一个报人写的《敬一丹—与年轮抗争》,我看了之后笑了笑,我怎么与年轮抗争了,后来我才意识到中年了。你看我的同行,白岩松、水均益、小崔,我比白岩松大13岁,我40岁时到了一个特别年轻的团队。


  政知圈:电视节目做过的所有选题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


  敬一丹:我在即将出版的《我遇到你》书中,写了一章全是小孩,题目叫《草样年华》。我一开始其实也没有察觉,记者这一生接触人太多了,很多人跟我说,你还采访过我,我都忘了。就是在我梳理自己的职业生涯,梳理自己曾经的关注时,在我心里沉淀下来忘不掉的是采访过的孩子们的小眼神、那小表情,怎么会有那么多孩子让我念念不忘呢?


  书中的这一章全部都是弱势群体。有一个女孩子叫杨芳,特别好看,我问她喜欢什么课,她说喜欢画画,看她画的画里,她在一幅画上画了蓝色的竹子、蓝色的熊猫。我说竹子应该是什么颜色的,她说绿色的,我说那你怎么画蓝色的,她说只有这一只圆珠笔。你说这种表达有没有什么力量?


  我特别想回访他们,看看大时代下的小孩长得怎么样了,现在有什么变化,其实五年计划我可以做这个计划,去回访这些我采访过的印象深刻的人。哈,这么聊,怎么好像又回到了记者生活。


  谈新闻舆论监督


  “我还真不觉得是舆论监督弱了”


  政知圈:焦点访谈舆论监督越来越弱了?


  敬一丹:是这样的,之前焦点访谈是一花独放,现在是遍地开花,相对于分散了,我还真不觉得是舆论监督弱了。舆论监督遍地开花时,现在人期待度也变了,你说的再给力大家还是觉得一般。


  “经常走到部委门口遭到拒绝”


  政知圈:从事舆论监督新闻,你会遇到困难吗?


  敬一丹:经常遇到“不”、“拒绝”,经常走到部委门口遭到拒绝。没有一个《焦点访谈》记者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的,对我就算客气的了,看我这么大岁数了!


  谈代表委员履职


  “最有价值的是办了个节目叫《声音》”


  政知圈:10年政协委员和5年人大代表身份对你意味着什么?


  敬一丹:我做了10年政协委员,5年人大代表,在这期间我觉得最有价值的一件事是办了个节目叫做《声音》,传播他们的声音的。2003年新闻频道开播,我提议办这样一个栏目,当时中国没有一个传达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声音的节目,为什么呢?因为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中有很多智者,他们的声音是值得传播的,你看他们的调研报告,一个小调查,那都是经过很多时间写出来的。《声音》就是放大弱者的声音,传播智者的声音,强者的声音不用放大,我们天天都在传播。这个节目在当时填补了国家电视台的节目样式,只办了一年。


  谈同事


  “有好几个是看我们年会才来工作的”


  政知圈:2002年的央视评论部年会外人看来,特别前卫的一件事,代表那个时代一群人,怎么准备的?


  敬一丹:你们自己想准备一个吗?哈。我们里有些同事特别聪明,这也是一种表达,年会每次都有策划班子。我肯定不是那个策划班子里的,因为有比我更聪明的人。有好几个是看我们年会才来工作的,看到的是一种关系,一种文化。


  其实,我们有个内刊叫《空谈》,其中有篇文章,女编导的,《我爱水均益,我爱崔永元》,他俩太不一样了。我那本书中也有这篇文章。文章是这么写得:


  有一种男人,他走到你身边,往那儿一站,什么话也不说,你突然就紧张起来,头脑缺氧,指尖冰凉,全部的自信像散了架的木桶里的水,稀里哗啦淌了一地。—“我为什么没有一颗樱桃嘴?我为什么没有一双丹凤眼?我为什么没有一段水蛇腰?”……你心里便有深深的忧伤和懊恼。


  另一种男人,他走到你身边,往那儿一站,什么也不说,只冲你笑笑,你顿时就觉着温暖起来,全部的自信像听到了一声起床号角的士兵,从各个角落里冲将出来,集合在你的心里—“我就该是这个模样!”你因为身边站着这样的男人而看见天是清的,地是硬的。


  水均益是前者,崔永元是后者。


  我们的年会、我们的内刊都是这样的,这些气氛闹得人岁数也大了。


  手记


  退休的敬一丹与“中年”《焦点访谈》


  《新闻联播》后,19时38分,《焦点访谈》都会出现在中国人的荧屏上。


  在央视工作了27年的敬一丹,因为《焦点访谈》,成了在中国家喻户晓式的人物。


  呈现在公众眼前的敬一丹似乎并不复杂,准时出现在黄金时段的《焦点访谈》中,和娱乐圈和名利场鲜有联系,也远没有她的同事兼同行崔永元、柴静们具有话题性,当然,也没有他们容易被人感知。


  在社交媒体时代,敬一丹没有成为一位“意见领袖”,即使注册了微博,她也从来没有发声“挑动”大众的神经,她的私生活似乎也很少被曝光在聚光灯下。1988年加入央视后,敬一丹先后担任《东方时空》、《焦点访谈》等名牌栏目主持人,并曾获得过主持界最高奖项“金话筒奖”。


  在采访中,敬一丹总会在不经意间谈到自己职业和节目,新闻舆论监督似乎也是不能绕开的主题。聊到学生们提出的女性就业歧视问题时,她很自然的就说出,这个话题倒是可以做一期《焦点访谈》。


  这档被时任总理朱镕基称为“群众喉舌、政府镜鉴”的节目,创办于1994年。《焦点访谈》曾经创造了中国新闻舆论监督的巅峰时刻,能让贪官落马,或许是对这档节目最高的评价。当时节目播出第二天,一些官员就可能乌纱落地,而对这些人来说,命运就改变了。敬一丹就是这档舆论监督新闻节目主持人。


  在央视官网上,对《焦点访谈》节目的官方定位是,时事追踪报道,新闻背景分析,社会热点透视,大众话题评说。自开播以来,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各界观众的广泛关注和重视。它以深度报道为主,以舆论监督见长,是中央电视台收视率最高的栏目之一,多次获中国新闻界最高奖项。


  敬一丹自己曾说过:早期的,1997、1998年的《焦点访谈》,是有锋芒的,现在就变成了“你懂的”。被记者问起《焦点访谈》作为一档舆论监督类节目的“中年危机”,敬一丹的回答是这样的:“之前焦点访谈是一花独放,现在是遍地开花,相对于分散了,我还真不觉得是舆论监督弱了。”


  她也曾被称为“弱势群体代言人”。在报道东莞色情服务猖獗事件中敬一丹直言:“你可以简单地把她们看成坏女孩,我不能。”


  “有人曾评价我你有道德的感召力,没有票房的号召力。让我感觉太准了:你要是有点缺点就好了,(崔永元),你要是有点缺点我可能离你近点。”在多个场合透露自己退休后可能和女儿一起去做公益的敬一丹说:“这是我最在意的一个评论。”

(责任编辑:之轩)
>相关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
网站简介  |  保护隐私权  |  免责条款  |  广告服务  |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陇ICP备08000781号  Powered by 大西北网络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浏览器浏览
Copyright © 2010-2014 Dxbei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