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调查】甘肃正宁县“天价彩礼”:没十几万娶不起媳妇

时间:2015-03-03 08:35来源:大西北网-西部商报 作者:金奉乾 点击: 载入中...


正宁县城的“人市”



为“天价彩礼”发愁的父亲



“人市”上的7旬媒人王老汉
  
  大西北网3月3日讯 今年1月19日深夜,发生在庆阳合水县的一起因婚姻纠纷而引发的灭门惨案,不仅引发了人们对“天价彩礼”的思考,还将庆阳农村“天价彩礼”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农历羊年春节前,随着外出务工人员的陆续返乡,又一轮相亲结婚潮迅猛涌来。然而,阵阵礼炮的喜庆喧嚣却难以掩饰“天价彩礼”带来的沉重气氛。庆阳农村一路飙升的“天价彩礼”让很多农村父母们精疲力竭,也让当地部分适婚男青年望“婚”兴叹。那么,庆阳农村“天价彩礼”的真实现状如何?为什么会出现“天价彩礼”……2月9日至2月14日,西部商报记者深入庆阳市宁县、正宁县、镇原县等地进行实地调查采访。
  
  叹息:15万的彩礼愁死人
  
  2月10日是农历腊月二十二,董志塬上年味浓,喧嚣的集镇上人们在忙碌着置办各类年货。在宁县焦村镇高尉村,阵阵礼炮的刺耳炸响过后,几辆贴着大红喜字的迎亲轿车急切地驶进村子,欢快婉转的唢呐声不停地烘托婚事的气氛,婚礼现场非常热闹……“唉!给娃娃娶个媳妇,光礼金就14万元,还有答谢媒人和结婚的花销,总共下来花了20万了……”大门口彩色拱门下,一位自称是新郎爷爷的7旬老人抽着旱烟叹息道。
  
  46岁的赵小刚,家住宁县南义乡高仓村东社,是个唢呐手,吹一天唢呐可挣100元,四里八乡的红白喜事总少不了他的身影。快过年了,他家却显得比较冷清,专门为儿子结婚修建的上房还没有打扫。“娃今年24岁了,还没有娶媳妇,都快愁死我了。”赵小刚说,在高仓村和他儿子年龄相仿的未婚小伙子接近十人,15万元左右的结婚彩礼让人头疼,为了儿子的婚事,他去年筹款14万元修建了3间新房,其中借的钱有10万元。“过完年,正月我就准备请媒人给我娃说门亲,不管彩礼多高,娃结婚要紧。”赵小刚掐指粗略算了一下,给儿子结婚的总花费接近20万元,彩礼15万元左右,“三金”(金项链、金耳环、金戒指)1万多元,酬谢媒人4000元左右,婚车2000元左右,婚礼宴席4万元左右。如果算上之前修房所借的10万元,那么总的花费就近30万元。“愁得很呀!娃和他妈在外打工,两个人一年挣5万多元,先借钱给娃结婚,我们再慢慢给人还钱。”
  
  “人市”:热闹的婚姻介绍场所
  
  在庆阳市正宁县,“天价彩礼”现状也很突出。县中医院门口附近不足30米长的人行道,是许许多多前来相亲的小伙子和说媒人云集的地方,被当地人称为“人市”。农历每月逢初一、初五、初八的赶集日,这里往往被挤得水泄不通,尤其是每年腊月这段时间,“人市”非常火爆。很多小伙子在家人的陪伴下不辞劳苦奔波于“人市”和媒人家中,只为能够顺利找上对象。
  
  2月11日,腊月二十三,尽管不是县城集日,但是“人市”依然很热闹。“王师,麻烦你给我娃找个对象。”一个5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话音刚落,一位70多岁、拄着拐杖的长须老汉不假思索地问:“你娃多大了?哪里人?有啥手艺?”“过了年就25岁了,家在永正乡,没手艺,这几年在外面打工。”“今天领来了吗?我看看。”老汉说。“龙龙,快过来,让王师看一下。”中年男子向不远处的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喊道。小伙子迅速跑到父亲身边,老汉看了看后说:“小伙个子有些矮,家还不在县城跟前,这个对象不好说。”“王师,麻烦你帮我娃再看看。”中年男子说着从兜里掏出香烟给老汉点上。老汉很怅然地吸了一口,若有所思地说:“唉,不是我不帮你,我认识3个女娃,人家身高都比你娃高,彩礼15万,而且只找县城周围的,房子和汽车你家肯定没有吧……”不等老汉把话说完,中年男子就低头领着儿子离开了。
  
  王师告诉记者,他介绍婚姻的范围很广,近处的正宁、宁县、合水、华池、环县、镇原等县城,他都跑遍了,就连宁夏吴忠他也去介绍过婚姻。和许许多多的家长一样,蔺建勇最近这两年是“人市”上最熟悉的身影,几乎每个集日都来,他是正宁县山河镇蔡峪村人,两个儿子均已到了结婚年龄,“都快把我愁死了,大儿子24岁了,小儿子22岁了,刚花了16万元盖了新房子。我们这里的彩礼高得很,一般都在14万元左右,还有20万元的彩礼。”蔺建勇说,他已托媒人给大儿子相过几次亲了,“15万元的彩礼我们实在掏不出来,即便是东凑西借给大儿子娶了媳妇,马上又要给小儿子娶媳妇,我们没那么多钱呀……”
  
  媒人:有的为获更多收入哄抬行情
  
  记者实地调查发现,很多在外打工的青年男女腊月回老家后,都想在短时间内结婚。这种状况在一定程度上也催生了农村地区很多“专业媒人”的出现。在和王师的闲聊中,记者了解到,在正宁县城的“人市”上,像王师一样的“专职”媒人不下30人,他们手里一般都“掌握”着四五个女孩的信息,尤其是将女方所提的要求烂熟于心,彩礼的数额、男方的年龄、长相、家庭地形条件、家庭经济状况、有无手艺等都严格按照女方要求执行。
  
  因为“生意”忙,有几位“大牌”媒人竟然印有个人名片,有时候带着男方去女方家里相亲来不了“人市”,这些“大牌”媒人们便将自己的名片放在路边水果摊上,前来相亲的男方找不到人可按名片上的手机号码联系。记者发现一个姓刘的“大牌”媒人在其名片上印着业务范围:“婚介,各类信息介绍……”
  
  最近几年,除了高额的彩礼钱外,付给媒人的“中介费”也与日俱增。环县天池乡高塬子村村民俄运凯说:“媒人的‘中介费’一般都是四千元左右,有的地方还按照彩礼金额的10%提成,这些钱,为儿结婚心切的男方一般都不讨价还价。”记者在西峰区显胜乡和宁县南义乡采访时了解到,一些媒人在介绍婚姻的过程中,为了获得更多的收入,竟然有意哄抬行情,媒人们的推波助澜让彩礼一路高涨。“本来女方家提出的彩礼是12万元,媒人为了多收,竟然给女方说哪家哪家的女孩彩礼要了14万元,在媒人的‘作用下’,女方迅速将彩礼涨到14万元。”南义乡村民赵岁平说。结婚彩礼一路飙升的背后,是村民们一声声无奈的叹息。
  
  调查:5大原因助涨彩礼钱
  
  2月12日,庆阳市正宁县召集司法、公安、民政、法院等十多部门开会,专题讨论抵制高额彩礼问题。正宁县司法局干部张永强认为,正宁县农村彩礼普遍较高,由于地理环境、经济状况等一系列因素的影响,所调查的各个村镇之间彩礼价位各不相同,总体彩礼在10万至14万之间。经过认真调查后,正宁县司法等多部门分析认为,“天价彩礼”形成原因有5个:1.男多女少。婚龄青年男女比例失衡,婚龄青年男女数量相差较大。2.嫁女解困。农民一方面希望通过女儿出嫁索要高额彩礼改变贫困的生活现状,另一方面为给儿子娶媳妇积累资金或借此偿还娶儿媳妇欠下的债务。3.相互攀比。互相攀比下的“行情”上涨现象,使彩礼居高不下。4.嫁女补偿。许多女方家长认为辛辛苦苦把女儿养大,付出了很多代价,应该得到男方的金钱补偿。5.媒人助推。在农村普遍存在一些依靠给人说媒赚钱的职业红娘,他们每撮合成一对后,都会按照一定比例抽取酬劳,为了获取更多收入,他们在婚介行为中也会有意哄抬行情,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责任编辑:李红军)
>相关新闻
  • 甘肃文县白马传统民俗文化闹新春唤醒“乡愁”(图)
  • 连辑:甘肃“双联行动”探索新路,今年将再减贫100万人
  • 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甘肃银翔投资公司两名负责人被批捕
  • 今明两天甘肃局部地方有沙尘 兰州多云天气为主
  • 金昌成甘肃省首个全国文明城市
  • 中华慈善总会先心病患儿救助项目在甘肃实施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
    网站简介  |  保护隐私权  |  免责条款  |  广告服务  |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陇ICP备08000781号  Powered by 大西北网络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浏览器浏览
    Copyright © 2010-2014 Dxbei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