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草“护身符”:既不是食品,也不是保健品,也不是药品

时间:2014-10-25 13:47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吕明合 杨国要 点击: 载入中...
  极草“既不是食品,也不是保健品,也不是药品”,唯一护身符是青海省食药监局的“53号文”,但“地方的一纸红头文件,能否赐予其合法性基础,很值得商榷”。
  
  定位于奢侈品的“极草”,一直不吝宣传。其宣传的“高科技含量”的专利技术,被业内专家质疑;其宣传中屡次提及的诸多荣誉,不仅山寨,且有违反广告法之嫌。

高速增长的神话背后,青海春天主打的“极草”纯粉片,其生产合法性基础,却一直危如累卵。 (何籽/图)

 

  点石成金一般——最低不过万元、最高亦不过十多万元一斤的冬虫夏草原草,在经由物理加工磨粉压片,变成一种名叫“纯粉片”的含片后,价格陡升,成了世界上最昂贵的奢侈食品。
  
  81片、一片0.35克的盒装“极草”牌“至尊含片”,售价29888元。以一克1054元计算,一斤须得52.7万元——普罗旺斯的松露、俄罗斯的鱼子酱……这些世界上最昂贵的奢侈食品,在它面前也只能低下高贵的头颅。
  
  比黄金还贵了数倍的产品,来自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利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海春天)。这家以“极草”品牌著称、专事生产冬虫夏草制品的企业,正在创造继脑白金后的又一个行业神话。脑白金曾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创造了十几亿元的销售奇迹。
  
  短短数年,青海春天就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一跃成为一家经营业绩高达50亿元的企业,身影遍布全国各地高档酒店、机场,广告频现于中央电视台黄金时段。
  
  2014年10月13日,一直寻求破解困局的上市企业青海贤成矿业股份有限公司(*ST贤成)发布公告称,此前引入青海春天公司的重组方案已经获得青海省国资委原则同意的批复。贤成矿业拟以非公开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青海春天99.8034%的股份。
  
  这意味着,如果一切顺利,青海春天将成功借壳贤成矿业,贤成矿业也将成为冬虫夏草第一股。
  
  然而,高速增长的神话背后,青海春天主打的“极草”纯粉片,其生产合法性基础,却一直危如累卵。
  
  作为冬虫夏草加工品,它先被取消普通食品的资格,又无法取得保健品批号,直至最近,它唯一赖以生存的“中药饮片”合法身份也被取消。2014年7月18日,青海省食药监局发出“54号文”,撤销了此前“极草”据以生产的《青海省冬虫夏草中药饮片炮制规范》。
  
  现在,“它既不是食品,也不是保健品,也不是药品。”青海省食药监局药品化妆品生产监管处处长秦华成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另一个“护身符”
  
  事实上,早在2012年6月,国家食药监总局就下发《关于冬虫夏草中药饮片炮制规范有关问题的通知》,指出冬虫夏草粉碎及压制成片不属于中药饮片炮制范畴,明确要求青海省对“规范”予以修正。
  
  但青海省食药监局相关工作却进展缓慢。“我们一直在沟通。”秦华成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沟通”的时间,一直延续到2014年7月28日,青海省食药监局对外公告撤销《青海省冬虫夏草中药饮片炮制规范》。
  
  “大家都以为‘极草’遭到了致命打击。”青海省内一家虫草生产企业主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值得玩味的是,青海省食药监局对外公布“54号文”的10天前,该文件就已下发。这天,极草的“中药饮片”合法身份被取消,也就在同一天,“极草”获得了另一个继续生产的“护身符”。
  
  当日(2014年7月18日),青海省食药监局下发“53号文件”——《青海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关于冬虫夏草纯粉片相关事宜的通知》,通知指出,青海春天的“冬虫夏草纯粉片是我省出产的冬虫夏草经加工制成的产品,作为我省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的试点产品”。
  
  冬虫夏草的综合开发利用,确实是青海省和科技部等部委近年一直主导的方向。“没有什么科技含量,主要目的就是增加经济效益。”对此颇为了解的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市场司原司长骆诗文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骆诗文强调,按照法律管理制度,无论是何种试点产品,都应取得合法的生产批号,地方的一纸红头文件,能否赐予其合法性基础,很值得商榷。
  
  依申请公开的“53号文件”,抬头直接发给了“青海春天”一家公司,“因为(青海)春天公司是唯一一家涉及的企业。”秦华成解释。不过,他表示,“我们也在研究,其它企业是否也符合条件”。
  
  但2014年9月27日,南方周末记者要求依程序申请公开时,青海省食药监局办公室以档案员不在为由,拒绝向南方周末记者公开这份文件。
  
  就保健品身份而言,2013年,青海春天曾被列入国家食药总局《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工作方案》的首批5家试点企业名单,但南方周末记者注意到,即使按照试点方案要求,试点企业也必须进行产品注册,需要审评审批,“符合要求的,准予注册,发给保健食品批准证书”。
  
  南方周末记者询问“极草”各专卖店,均未发现有此批准证书,查询国家食药总局网站也未查询到相关产品批号。在南方周末记者采访函发出两周后,国家食药总局也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不过,南方周末记者看到,在青海春天发给各专卖店的内部培训资料中,对有关国家试点工作的统一口径解释是,相关产品“仍在研究和探索中”。
  
  而当时首批5家试点企业之一的北京同仁堂健康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总工程师张宏证实,目前5家试点企业中,只有同仁堂的包含冬虫夏草成分的复方保健品——总统牌伍味方胶囊2014年1月刚刚通过认证,获得了国食健字批号。“我们是目前第一个,也是唯一获得国家批件的产品。”
 
  
  2014年7月18日,青海省食药监局撤销了此前“极草”据以生产的《青海省冬虫夏草中药饮片炮制规范》。然而,就在同一天,“极草”却获得了另一个继续生产的“护身符”。(东方IC/图)  
 
  从“食品”到“饮片”
  
  这并非“极草”第一次遭遇生存危机。
  
  此前,与青海省的其它虫草产品一样,“极草”曾持有“食”字号卫生许可证。但2010年12月7日,国家质检总局发布《关于冬虫夏草不得作为普通食品原料的通知》后,严禁使用冬虫夏草作为食品原料生产普通食品。
  
  “这是由于冬虫夏草尚缺少作为食品长期服用的安全性评价研究数据。”一位要求匿名的行业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此前青海省内有二十多家企业拥有生产虫草相关产品的资质,一夜间,大多数丧失了继续生产的合法性,不是转型就是倒闭。
  
  青海春天逃过了这一劫。就在冬虫夏草失去普通食品原料合法性基础的同一天,青海省食药监局发布了《青海省冬虫夏草中药饮片炮制规范》,规范在传统的中药饮片之外,将“冬虫夏草纯粉片”纳入其中。
  
  将纯粉片列入冬虫夏草“中药饮片”的做法,唯青海省独有。南方周末记者查询发现,在冬虫夏草另两个产区西藏和四川,不曾发现与青海省一样的相关规定。
  
  “一开始,大家还觉得主管部门是在为我们解决困难。”一位要求匿名的青海省虫草企业老总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很快,上述虫草企业就碰了壁,“不是因为企业没有生产能力,而是因为没有生产许可”。按照青海省食药监局的文件精神,冬虫夏草纯粉片被列为“直接食用饮片”。
  
  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一位中药炮制专家看来,直接食用饮片肯定不包含纯粉片。“它连中药饮片都不是。”该专家说,冬虫夏草中药饮片的传统炮制方法,只有清洗干净、低温干燥。
  
  “生产销售直接服用饮片必须取得药品生产许可证和GMP(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认证证书,并严格按照中国药典或中药炮制规范生产。”四川省一位地方药监局副局长如是说。
  
  青海省行业协会和多家企业人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青海同时拥有药品生产许可证和GMP认证证书的,并非只有青海春天一家,但只有青海春天最终于2011年1月1日获得了“直接食用饮片”的生产许可。
  
  2013年7月25日,青海省14家虫草企业一度联名向青海省相关部门写信,要求“协调省食药监局为本省中小企业颁发‘含直接服用饮片’的药品生产许可证”。但这封信发出后,一直未有回音。
  
  秦华成对此解释称,这是由于国家已经要求修正、撤销该规范(《青海省冬虫夏草中药饮片炮制规范》),“其它企业再放就不合适了”。不过,对为何当时青海省食药监局不当场收回青海春天的生产资质的问题,秦华成没有回应。
  
  崛起的起点
  
  这正是青海春天甩开同行、迅速崛起的起点。青海春天公布的数据显示:2010年,“极草”的销售额尚只有1.6亿元,但到2011年获得独一的许可后,短短一年就飙升到12亿元,2012年再升至50亿元。据其披露的财务数据,“极草”含片的平均毛利率在40%左右。
  
  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2009年-2013年我国冬虫夏草类产品市场研究报告》统计,青海春天在冬虫夏草深加工产品市场中的占有率已达到50%左右,位居行业第一。而作为纯粉片生产企业,它是唯一一家。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青海春天在获得“直接食用饮片”许可的前一天,即2010年12月31日,经过几次股权变更,青海春天的股东突然变成了政商两界颇有影响的大鳄。
  
  除了自然人小股东肖融(“极草”总设计师张雪峰的妻子)和卢义萍(与肖融为表姐妹关系),当时持有68%股权的青海四维信用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青海四维),正是青海省国有资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属的子公司,属青海省国资委所有,一度号称西北五省最大的投融资企业,也是青海唯一一家获批的信用担保公司。而持有15%股权、位于北京的中鸿联合信用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中鸿联合),注册资本高达10亿元,影响力巨大。
  
  “这样的担保公司,其政商背景不言而喻。”一位金融业人士解释。
  
  更奇怪的是,青海春天获得继续生产纯粉片的资质不到一周,2011年1月4日,中鸿联合就将持有的15%股权转让给了肖融。一年之后的2012年3月2日,青海四维也将持有股权转让给了肖融。
  
  南方周末记者试图了解当时转让时是否有溢价,但截稿前两周内,南方周末记者几次联系青海春天公司,并发出采访函,未获回应。
  
  技术悬疑
  
  在各种宣传中,极草的“高科技含量”技术主要有两项,分别对应的是“极草”的总设计师张雪峰拥有的两项专利:微粉粉碎和纯粉压片技术。
  
  张雪峰一直被包装为虫草技术各种课题的带头人和发明人,但其履历显示,除了参与房地产企业、创办投资公司和作为律师事务所合作人外,张雪峰从无科研经历。此前他持有的数十项专利中,只有纯粉片技术等5项属于发明。
  
  此前,青海春天所开发的技术,曾获得青海省科技进步奖等奖项,其宣称其技术合作方为德国的荣恩公司。知情人士指出,德国荣恩公司是青海春天在德国所注册,“究竟有多少技术人员,谁也不知道”。青海春天的内部材料证实了两者间的关系。
  
  青海春天市场部人员曾在答复媒体时称,极草纯粉制片的炮制方法在冬虫夏草乃至整个中药材界都属孤例。
  
  但事实上,纯粉片压制技术并不复杂。中国中药协会中药材信息中心官方网站“天地中药材网”副总经理贾海彬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作为食品、保健品的一种加工方法,超微粉粉碎、纯粉压片的加工工艺这几年早已广泛应用。纯粉片的制作方法在中药材界并非孤例,包括上市企业东阿阿胶公司在内的多家企业也向南方周末证实,他们也有各种纯粉片加工技术。
  
  这一说法得到了青海一家生产过冬虫夏草含片的企业董事长证实。他表示,自己公司在过去数年迟迟无法得到相关生产许可,公司曾转向研制压片设备,最后开发出的设备,成本不过三万元一台,“功能上跟他们(青海春天)几乎一模一样”。
  
  另外,极草宣传的“细胞级破膜、破壁”的微粉粉碎技术被称为“使冬虫夏草细胞级微粉精髓释放比原草提升至少7倍”。但在被称为“中国冬虫夏草之父”的青海省畜牧兽医科学院教授沈南英眼里,这样的说法毫无科学依据。
  
  沈南英说,科学需要研究数据支撑,要宣传功效,就应提供相关证明。但遗憾的是,他们始终没有看到相关研究数据。而按照广告法第10条规定,“广告使用数据……应当真实、准确,并表明出处”。
  
  “这是种虚假宣传,表面积和粉碎的细度增加一倍,功效就增加一倍。”沈南英如是质疑,“如果这样的话,只要打成粉,本来吃两碗饭,现在吃一碗饭就行了?”
  
  更重要的是,冬虫夏草破壁毫无必要。研究了一辈子冬虫夏草的沈南英说,花粉、灵芝孢子等要破壁,是因为花粉等有很硬的外壳,如果没有破壁,没有消化就进入肠道,不利吸收。
  
  但冬虫夏草的子囊孢子和分层孢子都不需要破壁。它的子囊孢子只是薄薄一层膜,像小孩吹的气球,一碰甚至不碰就破。而分层孢子很小,需要800倍的显微镜才能看到。
  
  山寨的荣誉
  
  作为定位于奢侈品的“极草”一直不吝宣传。自2012年开始,青海春天“极草5X”就开始迅速加大在省级卫视和央视的广告投放,恒高传媒机构对极草2013年广告投放的调查显示,投放总量为21660万元。
  
  “我们定位的目标客户群,基本上家庭流动净资产——房子、车子不算——要在一千万元以上。”张雪峰曾如是放出豪言。
  
  不过,尴尬的是,极草在宣传中屡次提及的诸多荣誉,颇为山寨。
  
  在极草的各个专卖店中,青海春天实际控制人张雪峰获联合国签发成就奖的照片,一直被放在最显要位置宣传。此前,极草曾宣传,2013年11月9日在人民大会堂,张雪峰先生在由国际健康与环境组织等共同发起的首届国际健康论坛中,获得由第67届联合国大会主席武克·耶雷米奇签发的“国际健康成就奖”。
  
  但南方周末记者查证得知,国际健康与环境组织实际是成立于中国的非官方组织,而武克·耶雷米奇确实是第67届联合国大会主席。但联合国大会主席任期仅为一年,张获奖时,他早已卸任。
  
  更早前,青海春天曾宣称,“2011年5月8日,由科技部、商务部、工信部、教育部等部委联合主办的中国国际科技博览会给张雪峰颁发了‘中国自主创新领军人物奖’。”在“极草”含片的宣传册上,更附有多名国家领导人和亲属的照片。
  
  但南方周末记者发现,这一奖项的参评对象,涵盖甚广,并非只奖励“科技进步”。更重要的,这一奖项并非由科博会颁发的官方奖项,而是由挂靠的子论坛承办机构颁发的非官方奖项。
  
  即使上述荣誉属实,根据广告法第7条规定,广告不得有“使用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名义”“使用国家级、最高级、最佳等用语”。而根据广告法第12条规定,“广告不得贬低其他生产经营者的商品或者服务”,对照“极草”经常与其它虫草产品功效进行对比的宣传,也值得商榷。
  
  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被视为青海春天最新“护身符”的“53号文件”,主要内容除了责成青海春天“全面落实冬虫夏草纯粉片质量安全主体责任”等要求外,还专门列出一条,针对极草的广告策略,要求其停止夸大广告宣传等手段。
  
  
(责任编辑:李红军)
>相关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
网站简介  |  保护隐私权  |  免责条款  |  广告服务  |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陇ICP备08000781号  Powered by 大西北网络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浏览器浏览
Copyright © 2010-2014 Dxbei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