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21位农民工组团杀四人后伪造成矿难事故 骗赔185万

时间:2014-07-04 14:14来源:南方窗 作者: 点击: 载入中...
  原标题:邯郸·系列杀人骗赔事件调查
  
  21名来自四川、云南等地的农民工,组成一个团伙,偷偷实施着一个令人发指的罪恶。不到一年时间,他们已成功锤杀4名工友,并制造“矿难”假象,骗赔约185万元。这是一个比电影《盲井》所描述的现象还要残酷的世界。
  
  河北南部的邯郸,蕴藏着丰富的铁矿石。这里被誉为现代“钢城”,聚集着大量的矿工。
  
  在这里的矿区,不到一年时间,21名来自四川、云南等地的农民工,组成一个团伙,偷偷实施着一个令人发指的罪恶计划:从招黑工、冒名顶替、矿井踩点,到锤杀工友、索赔,每个环节都有专人负责。他们成功地锤杀了4名工友,骗赔约185万元。
  
  这是比电影《盲井》更震撼的残酷现实。电影《盲井》在最后时刻,还让施害者心生恻隐,救了好学而纯朴的元凤鸣。但在邯郸上演的真实版“盲井”却不是这样,“杀人骗赔”实施时,涉及的4个人均无人幸免。
  
  近日,这桩特大系列“杀人骗赔”案在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合谋杀害工友骗赔的21名农民工中,14人来自四川省通江县,5人来自云南。很多参与者,还是同一宗族,是亲戚关系,甚至是姐妹、夫妻或父子。
  
  这是底层人的另一个世界。《南风窗》记者辗转于河北、四川、云南之间,历时一个多月,试图揭开这一比《盲井》所描述的现象更残酷的世界的真相。
  
  PART1
  
  杀人骗赔计划
  
  矿工之死

  
  李子华死了。
  
  他死时,场面相当的惨,头部、面部都被石头等尖锐物砸得面目全非。那是2012年8月2日,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当晚9点多,他和几名工友在河北省涉县的一个矿井下干活时,突然遭遇“矿难”,工友说他是在矿井负责爆破时,不小心炸到了自己。
  
  两年后,《南风窗》记者来到李子华的老家—四川省宁南县白鹤滩镇和平村,并见到了他的母亲郑国珍。在她的记忆中,儿子留给她最后的话是,“我找到女友了,目前和女友在河北打工,等挣到钱就回家结婚”。
  
  但等呀等,郑国珍并没有等来儿子和儿媳妇,等来的却只是儿子的死亡。她也一直不知道李子华的“女友”长什么样。
  
  但李子华的堂姐李子珍知道,“长得白白净净的,很漂亮”。李子珍居住在成都。他们刚谈恋爱那会,李子华还带他女朋友王正秀去了李子珍家。
  
  李子华和王正秀的好上,颇具“浪漫”色彩。2012年6月的一天,当时正在成都一工地上干活的李子华,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对方是“摁错”一个号码,结果才和李子华接上线的。错就错了,这本正常。没想到,李子华挂断电话后,对方还对李子华表现出浓厚兴趣和热情。对方很主动,不断地给李子华打电话、发短信。
  
  一周的电话热恋后,他们见面了。长得不赖的王正秀,1979年出生,彼此年龄相仿。重要的是,她不嫌弃李子华是个泥水工。不嫌弃,也不是口头上说说而已,还体现在行动上—她和李子华一起去开了房。
  
  女方如此轻率,也是李子珍感觉她不大靠谱的原因之一。不大靠谱的感觉,还在于,在成都一起去公园闲逛时,李子珍发现,王正秀一直在打电话。“不是别人打给她,就是她打给别人。”李子珍告诉《南风窗》记者。
  
  李子珍心生疑惑,她甚至劝告李子华,“弟,这女的这么漂亮,你管不住的,还是找个老实的过日子吧。”但李子华讲的都是她的好,“连开房的钱,都是她出的。”李子华告诉堂姐。
  
  2012年7月27日,王正秀将“男朋友”李子华送到了矿井口,让他好好干活,挣了钱,就回去结婚。
  
  6天后的8月2日,李子华死于“矿难”。当天晚上9点多天下着大雨,雷声很大,按照“工友”的说法,负责爆破的李子华把自己炸到了。他血肉模糊地躺在那里,死了。
  
  “矿难”真相
  
  李子华被发现死于矿井下以后,矿方让工友通知他的亲属来处理后事,包括赔偿等事宜。但事实上,李子华的母亲、姐姐等亲人,自始至终,都没接到矿方或其工友的通知。因为死者的名字,早已被人替换成“罗时永”。
  
  一切都似乎天衣无缝,死者亲属和矿方谈判、索赔,提出索赔金额100万元。但在和死者亲属谈判过程中,矿方还是发现事有蹊跷,并开始怀疑死者是否真的因矿难而死。铁矿的负责人,最终选择了报警。
  
  涉县公安局介入后发现,死者家属的表现有些异常:一是死者家属并不关心死者的死因。到场的,包括死者妻子、岳母、小姨等,但他们都没过多询问死者的死因。二是家属表情漠然。死者妻子尽管对死者的体貌特征十分熟悉,如身上几颗黑痣、几处伤疤,说得头头是道,但没有失去至亲的悲伤与无助感。三是家属索赔金额让步很大,几近反常。蹊跷的是,民警到访后,受害者家属索赔金额从100万元,陡降到20万元。家属表现出只想草率了事,迫切想拿钱走人的情绪。四是与死者同班的工人,在没向矿方请假的情况下,突然失踪。
  
  随后,警方深入“矿难”现场,提取铁锤并结合死者的特征。查验结果发现:铁锤有强烈血迹反应,死者颅骨等部位有塌陷,背部明显可见钝器打击伤!
  
  事情的真相终浮出水面:“矿难”,其实是由21名农民工组成的“杀人骗赔”团伙共同制造的!邯郸市检察院的起诉书显示:这是系列作案,截至锤杀李子华案发时,不到一年时间里,他们已连续作案4起、杀害4人。操作手法如出一辙,基本按照招工、冒名顶替、踩点、屠杀、骗赔等思路进行。每单案件骗赔60多万元,已骗赔到手的总金额,约185万元。
  
  时常躺在李子华怀中的那个女人—王正秀,其实也是团伙中的一员。从错拨电话,到和李子华相恋,再到开房时,她抢着付房费,去河北时,她主动出车费等慷慨大方、不贪小便宜的形象背后,是从一开始,她就隐藏着这个天大的秘密—死亡计划。
  
  几乎是同样的手法,王正秀也是以谈恋爱的方式,和时年39岁依旧光棍的谢世有接上线的,并最终杀害了他。
  
  真相是,那天并没有发生矿难,李子华是死于一场蓄谋已久的锤杀。说他死于“矿难”的“工友”,正是锤杀他的人。而手段的残忍,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
  
  那一晚,吃过晚饭,和女友王正秀挥别后,李子华和工友徐城德、闫仕勇、陈荣来一起,来到涉县西戌镇“杏仁峧”志勇铁矿矿井下干活。趁李子华不备,徐城德突然持起铁锤,朝李子华的头部猛击。李倒下后,徐城德还上前朝他的头部,狠狠地补上两锤。
  
  这时,闫仕勇将李子华的身体翻转,让他的面部朝上,方便陈荣来毁容。
  
  接过徐城德的铁锤,陈荣来连击李子华的面部。后来,陈荣来还引爆了炸药,将现场伪造成李子华是在爆炸中,被矿石砸死的场景。
  
  爆炸声过后,担心李子华不死,陈荣来返回现场,发现李子华还有气息。于是,他再次拿起铁锤,朝李子华左侧肋部连砸两锤。这时,从竖井上下来的闫仕勇,和正朝矿口走去的陈荣来照了面,彼此都担心李子华命大不死。陈荣来领着闫仕勇,再次返回现场。陈荣来又一次举起铁锤,朝李子华的右后肋连击两下……
  
  罪恶的计划
  
  事实上,冒充李子华,并非在他死后才进行。在他从四川踏入河北的那一刻起,这项“工作”就已经悄悄进行了。
  
  李子华下矿井打矿时,他的身份被人改成了“罗时永”。结果就变成了,死者真是李子华,但身份却是罗时永。来谈判的,被通知来谈判索赔的,也是罗时永的妻子、岳母和小姨等人。
  
  但现实中的罗时永,活得好好的。
  
  “杀人骗赔”的实施,有着严密的运作机制。在“死亡计划”实施中,王正秀相当于公司负责招工的人力资源经理的角色。对未婚,且年龄和她相仿的男子,她以谈朋友的方式,负责出马“钓鱼”,并向对方承诺“外出打工挣钱后,就一起回去结婚”。
  
  “鱼”上钩后,她负责将“鱼”带到作案地,转给“死亡计划”中的另一拨人来负责实施下一环节。对已婚群体,且年龄很大、明显不般配的,不一定由王正秀出马“钓鱼”。但“鱼”的选择,是有考究的,通常选择那些在村里贫穷,没地位,甚至没人关注的人下手。这样,即使他们消失了,也无人问津,减少作案风险。
  
  变称(改变身份),是“杀人骗赔”中十分重要的一环,以便为随后顺理成章的索赔奠定基础。上钩后的李子华,其变称工作由团伙中的主要成员—张伟兰—来实施。
  
  张伟兰的四姐张国全,有个女婿叫罗时永,罗1983年出生,年龄和李子华相仿。她和张国全道出了这个天大的秘密后,张国全让她的女儿马金花将罗的身份证寄到河北给张伟兰。在安排李子华下矿井打工时,李子华的身份,被替换成了罗时永。
  
  矿井的选择,也有考究。太规范的大矿企,其对员工身份的审核通常很严,不容易蒙混过关。小矿的管理则比较松散,操作也不规范,他们没有很大的官方背景,出事后,通常想借钱消灾—毕竟自身不规范,出事后,政府一查,搞不好自己的矿井会因此被查封。当然,还要选择那些有点经济实力的矿企,至少出事了,对方赔得起钱。这个环节叫踩点,主要由团伙中的王朝松实施。
  
  2012年6月21日至7月22日,一个月里,王朝松先后将李子华骗至河北省武安市寺庄乡顺风一分矿、武安市上泉铁矿、武安市小洪山铁矿图谋杀害,但都未得逞。地点最后选择在河北省涉县西戌镇“杏仁峧”志勇铁矿。动手前,张伟兰还带领团伙中的闫仕勇、李天才等人下矿井查看,他们分析后认为,“要得,可在这里作案”!7月27日,王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