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一女博物馆馆长集资亿元潜逃 曾自称藏有乾隆宝刀

时间:2014-01-18 08:46来源:新京报 作者:王瑞锋 点击: 载入中...

原标题:辽北首家民间博物馆集资骗局

■ 核心提示

辽北小城西丰县的400多名民众陷入集资陷阱,涉案金额近亿元。而涉嫌“集资诈骗”的主要人物,是一个57岁只受过高中教育的老太太程红。程红的手段并不复杂,她建起一座私人博物馆,并以此为“抵押”,高息吸纳资金。案发时,程红带走了资金,留下了价值有待鉴定的文物。

如此简单的“骗局”能够生效,并非人们看不到破绽,是因为有权力为其背书,而对金钱的欲望又剥去了人们残存的理智。

目前,程红及其丈夫、儿子、女儿、儿媳都已被刑事拘留,集资者们正在等待政府对资金的追查和对文物的鉴定。

1月6日早晨9点多,气温零下20摄氏度,西丰县信访中心门前,雪地里密密麻麻站着两百多人,不时有人从四面八方赶来,加入他们当中。

“那么多值钱文物还在博物馆摆着,不会有事吧?”文物收藏爱好者刘文强(化名)挤在人群中,格外忐忑。

过去3年里,在场的人们以2.5分的月利借钱给程红,多则上百万元,少则一万元。

刘文强所说的博物馆,是程红开办的西丰县鹿城博物馆,号称辽北地区首家私人博物馆,拥有大小3000余件从辽到清的“珍贵”文物。

一个月前,程红及其子女突然消失;随后,警方宣布,程红及其身为铁岭市人大代表的丈夫和身为西丰县公务员的女儿、儿子、儿媳因涉嫌集资诈骗等罪被刑拘。

面对陡转的局势,集资者们不知所措。

他们冒着严寒参加在信访中心召开的案情通报会,以期得知资金的流向和程红收藏文物的处理、变卖结果。

通报会称,截至今年1月6日,程红家族涉案金额达9700余万元,涉案人员454人。但集资款的流向仍未查明,博物馆文物仍在清点,还未鉴定价值。

人群中已经有了文物可能是赝品的低声议论。站在人群中的刘文强只觉得头嗡嗡响:这个在西丰县能“呼风唤雨”,“坐拥宝库”的“热心大姐”,难道真的是个骗子?

跑路的博物馆馆长

去年9月,程红第一次没能按时付给集资者利息,随后,她和儿子、女儿携款潜逃

3个月前,程红已露出破产征兆,最初发现程红资金链可能出问题的就有刘文强。去年9月17日,一批存款到期,刘文强等集资户来取利息。程红让大家等几天,说“资金正在周转。”

这是程红第一次没能按时付利息。

程红家的富有在西丰县很有名,她的家人开着多部价值百万的豪车,据说在多地均有房产。程红还是辽北首家私人博物馆馆长,据称拥上万件的“珍宝”。

2011年底,程红以2分月利向刘文强“借钱”,刘文强试探性拿出一万。但写收据时,程红直接写上月利2.5分,“感觉很大气。”一年后,刘文强将自家和亲戚的50万元投给程红。两年积累的信誉,令刘文强等集资户对程红深信不疑。

但这次,资金周转了一个月,还是没人拿到利息。

面对越来越多要钱的集资户,程红宽慰大家说,“我博物馆里的乾隆宝刀值1.2亿,大不了抵押了给大家还钱。”

这句话给刘文强等人吃了定心丸。

但随后,程红的手机开始无法接通。激动的集资者们去找程红的丈夫——铁岭市人大代表麻德强。麻除了责怪程红,也表示没办法。

去年11月底,程红和她身为公务员的儿子、女儿已“不见踪影”。据记者后来向西丰县政法委维稳办了解,11月28日前后,程红等已携款潜逃至沈阳、铁岭、山东莱芜等地。

12月11日前后,当地警方以集资诈骗罪将程红及其子女抓获,随后又抓获了麻德强及其儿媳。

诸多要账者中,只有猪肉店老板赵翠(化名)要到了8万元。赵翠并非追讨集资款,而是讨要赊欠的肉钱。过去三年,程红从菜市场里赊欠了11万元的猪肉、7万元水果,还在西丰县一个家电商处赊下30万元电器钱。

赵翠记得,还账时,程红从桌子下掏出一个鼓鼓囊囊的灰色老式提包,从提包里摸出几摞钱,拍在桌上,“就这么多,那3万先欠着。”

2013年11月28日,携款潜逃前一周左右,程红还从菜市场赊欠了300元鸡蛋。

“乾隆宝刀还不够还钱吗”

程红经常介绍她的博物馆和价值1.2亿元的宝刀,以说明高息投钱给她是安全的。

据多位集资者回忆,程红的集资始于2011年底,当时她的鹿城博物馆开业不久。在此之前,程红只是西丰县有名的企业家,经营好福典当行,和一处拥有15个房间的好福旅馆,十多年了,只做“普通生意”。

2013年1月,程红在接受一本名为《中华精英》的香港杂志采访时称,自己1995年下岗后,从山东往东北贩鱼、贩菜,掘取人生第一桶金,此后开了好福旅馆。

开博物馆以前,在程红家做家政工的吕春平看到其家里摆着一些瓷器,程红经常提及自己喜欢古董,但好吹嘘自己财产的她从未提过开博物馆的打算。

程红的私人博物馆似乎是一夜之间开起来的,2011年11月15日,程红的鹿城博物馆开馆,西丰人用“锣鼓喧天、礼炮齐鸣”形容当时情形,当地交警甚至对博物馆路段实施了交通管制。

西丰县政府副县长周丽梅主持开馆仪式,县政协主席周立学代表县四大班子致辞,称鹿城博物馆“填补了县文化事业发展的一项空白”。

开业典礼上,程红接受西丰电视台采访时说,自己收藏文物有30余年历史,展出的3000余件藏品,是她全部1万余件藏品中的一部分。

程红的妹妹程兵曾告诉一位来访学者,在家里程红“像武则天一样,说啥是啥,看中一件文物花多少钱都要买”。

但文物爱好者刘文强从未在圈子里听说过程红的大名和收藏,西丰小城,“谁收了好东西,很快大家都知道了。”

刘文强对程红开这个博物馆感到好奇。

博物馆位于繁华的菜市街,这是一座两层小楼,3000余件展品摆放在一楼的玻璃展柜内。博物馆二楼,是程红的好福典当行。

刘文强在博物馆刚开馆时,就来拍照,并认识了程红。在他印象里,程红身体发福,面容和善,十分健谈。

一年后,程红在装修豪华的博物馆内,拦住刘文强说,最近她资金紧张,刘若有闲钱可以投给她,每个月利息2.5分,而她以更高利息向一些缺钱企业放款,赚差价。

“这些文物你也看到了,值老钱了。”看到刘文强有些犹豫,程红指着一旁标注着“辽代”的瓦罐说。

大部分的集资者都听程红提过她的博物馆,程红最常介绍的是位于博物馆二楼展厅南侧的一把刀鞘金光闪闪,镶满“宝石”的弯刀,她说这是乾隆御用宝刀,价值1.2亿,大约20年前,从一位没落蒙古王爷手中收来的。

程红借钱的说辞不太相同,除了借钱放高利贷外,她有时也会说,博物馆需要资金周转,但无论哪种说法,她最后都会加一句,“宝刀还不够还你们钱的吗?”

和刘文强一样,大部分集资者最初投入的资金都不高,不到10万元。一年后,他们都收回了本金,1万元还拿到3000元的高息。此后,几乎所有人又投入了数十万元。

“不是不知道风险,但她有一座宝藏呢,绝对能回本。”刘文强说。

官员家族高息吸资

程红的儿子、女儿、儿媳都是公务员,丈夫是人大代表;一家五口一起拉人投钱

博物馆的开办,不仅令程红从普通企业家,变为拥有“宝藏”,经济实力雄厚的放债人,而且县领导参加开业仪式,更令她的集资活动打上了官方色彩。

诸多集资者相信程家有讳莫如深的官方背景。

“博物馆开馆时,县里领导都来参加,肯定有实力。”西丰县开酒行的崔燕珠说。

鹿城博物馆开馆后不久,程红将她与县委书记闫立峰、县长李军的大幅合影,摆在玻璃橱窗里,紧挨着一座三只猴子叠立的石雕。程红的丈夫麻德强与辽宁省一位副省长、程红与辽宁省文化厅一位副厅长的照片也被添置进橱窗。

1月6日通报会上,有集资民众问曾经参加博物馆开馆仪式的常务副县长李电涛,为何全县领导干部出席开馆仪式,是不是对程红家族的支持?李电涛解释称,领导们是奔着辽北第一家民间博物馆去的,不是为了支持她集资。

集资者说,在集资时,程红常炫耀她和县领导的关系,博物馆开馆仪式也是她常提的。在劝说家中保洁工吕春平投钱时,程红说,“我家认识不少当官的。”

不仅仅是认识“当官的”,另一个令集资民众信任程红的原因是,程红家“全是当官的”。

程红口中家里当官的,包括丈夫麻德强、儿子麻蔚、女儿麻依娜和儿媳。

今年33岁的麻蔚此前是西丰县德兴满族乡副乡长,妻子是国土局公务员。

36岁的麻依娜此前是县统计局副局长。2005年,她由县电视台一名普通工作人员突然提升至这一职位。

58岁的麻德强并非真正的官员,而是2012年12月,当选为铁岭市第七届人大代表。

据了解,上述三人也先后吸纳存款。他们采取的说辞和手段都与程红一样。

酒行老板崔燕珠曾多次接到麻德强的电话,“他说把大伙儿的钱5分利息放贷,给大伙儿2.5分,自己赚了也让西丰老百姓赚点儿。”崔燕珠先后投给麻德强41万。

2012年初,麻蔚向乡政府的同事拉存款。一名乡政府工作人员的妻子称,最初投了10万元,一年后拿到本息13万元。就又投了100万元。

2012年,“把钱存给程红比存银行更可靠”的消息在西丰县传播甚广,越来越多的人愿意把钱借给程红。

“有猫腻”的博物馆

程红自称收藏家马未都曾盛赞她的藏品,但马未都否认见过她

在拉款同时,程红没有忽视为自己和博物馆造势。

1月6日,尽管博物馆已被查封,门口仍挂着广告牌,写着“文物守望者程红”:“厚积明德,广施善行,四海游人,广结高友。收藏世代珍品,三十余年。”

而在博物馆的简介中,程红称中央电视台《鉴宝》栏目专程录制了专题节目。

案发前,集资者没人怀疑过博物馆文物的来历和真假。但文物爱好者刘文强逐渐发现程红“不怎么懂文物”。

2013年6月,程红叫人在每个文物旁都放一碗水,防止过于干燥。刘文强发现后直摇头,说铜器应该注意防潮,程红遂又把水撤出。

但这并没有妨碍他把钱投给程红,“就算她不懂,上万件藏品总不能全是假的吧。”

保洁工吕春平也察觉到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