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部分农村天价彩礼普遍 商洛残疾小伙30万娶妻

时间:2015-05-29 06:59来源:大西北网-华商报 作者: 点击: 载入中...

11607428_964086.jpg

  大西北网5月29日讯 “一动不动,万紫(5元)千红(100元)一片绿(50元)”——这是前段时间,在网上红极一时的彩礼口诀,其中的前半句指的车子和房子,总价远高于15万元。如此“高规格”的配置要求,着实让网友们吓了一跳,直呼“结不起婚”。

  网上大概说的是城里的事,那么,我省农村的“彩礼”情况又如何呢?

 

  在历时半个多月中,记者走访了我省陕北、关中、陕南等地,调查结果显示:我省部分农村普遍存在“天价”彩礼,“前四后八,五朵金花(5万元)”的顺口溜同样令人咋舌,而无人遏制的泛滥现状更让人忧虑重重。

  “前四后八,五朵金花” 彩礼怪象赤裸上演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起步价”这个词已经成了洽谈彩礼时的“行话”;谁也说不清,用“彩礼”作为儿女婚姻前提的怪象为何能如此赤裸裸地一次次上演。如果没有一而再、再而三地听到这些疯狂的数字和故事,任何一个农村人,任何一个关注农村的人,都难以相信这就是真实的农村。

  2015年5月1日,家住关中蒲城龙阳的陈伟就要订婚了,女方要求陈家在“5·1”之前必须买一辆小汽车,否则取消订婚,而陈家人表示“之前已经给过8万元彩礼,葡萄未成熟不能卖,时间仓促来不及贷款”,购车实在没钱。然而,因彩礼没谈拢,两个青年的婚事就此终止。为防止类似变相多要彩礼情况的发生,有的村民甚至与亲家白纸黑字签起了“合同”。石泉县王军力想给儿子瞅个媳妇,媒人找准对象之后先问对方“你们那里起步价多少”,三四万不等价位的彩礼加上修房子、买家具、酒宴等等10来万元的花费让老王压力重重,但却不得不承受。更有甚者,在陕北,20多万元的彩礼在农村已经不是稀奇事……

  可见,从地理上讲,“天价彩礼”在陕西已是遍地开花了。

  5月中旬,洛南县腰市镇一个身患残疾的小伙给女方送了30万元的彩礼,才得以将媳妇娶进门。在大荔、合阳、澄城等渭北一些地区,花费8万元到12万元不等数目的彩礼已是不成文的风俗,民间口口相传的顺口溜“前四后八,五朵金花”就是对彩礼最任性的写照。

  即便是这样,大多数村民还都在替“彩礼”辩护,他们说“只要花10万元把媳妇娶回来能好好过日子就算是好事情”。据了解,近些年来,骗婚、离婚、私奔的几率在农村越来越高……

  天价彩礼的盛行,使自由恋爱的农村青年坠入了新时代“买卖婚姻”的封建泥潭,由此派生的大操大办、互相攀比、铺张浪费甚至封建迷信也愈演愈烈……

  据全省优秀村支书张六三介绍,20年前,农村也就是两三千元的彩礼,如今动不动就是一二十万元,确实害怕。当然,也有不要彩礼的情况,那都是男方家境很好或者两家关系好家境都好。

111904597_11n.jpg

  “农村家庭因婚致贫” 这样的喜事太残忍

  在与不少村民的交流中,多次听到过类似于“别人家女儿都要8万元,谁要是比8万元少,家长脸上也没面子……”在农村,一方面由于经济发展,生活水平逐年提高,另一方面由于精神的空虚,攀比风、虚荣心日趋严重,甚至把女儿当摇钱树,使得“买卖婚姻”愈演愈烈,甚至变得不切实际。记者在多个临近县城的村子里了解到,女方家长要求男方在县城买房的例子不胜枚举,事实上,县城的房子他们基本没有时间和机会去住。

  对农村问题有深入研究的蒲城县供销联社主任权兴锁对农村经济结构的结论是,改革开放以来,在大部分农村,腰缠几十几百万的是农村的能人,他们有其他的产业,但只占5%,靠现代农业和外出打工的能占15%,一年也就几万元收入,70%的家庭也就是盖了院新房,还有10%的农民吃饭、住房仍存在困难……

  农村有一句俗语叫“借钱娶妻,余钱买马”,大多数农民在用一辈子的劳作积蓄在给儿子娶媳妇,他们为此贷款、借钱司空见惯,龙阳镇的张老汉告诉记者,他们村的种瓜大户给儿子贷款娶媳妇,一年多了还背着债务,“谁家要有两个儿子,没有100万根本结不了婚。”据合阳县的调查数据,“3%的农村家庭因婚致贫”,而这类家庭一旦致贫又很难翻身。

  天价彩礼除导致物质上的贫困之外,也使农村青年在爱情婚姻上背上了沉重的包袱,精神压力加大、婚后情感易变,养成了“啃老”的毛病,丧失家庭责任。同时因彩礼嫁接起来的婚姻不够牢靠,家庭观念淡漠,闪婚闪离屡见不鲜。据黄陵县一个镇对外出打工人员的调查,离婚率高达70%。

  有钱的讲排场、耍阔气,没钱的跟在后面搞攀比、保面子。有的地方,越穷彩礼反而越重,出现父母将女儿的价值与婚姻捆绑的现象:千阳县山区地带的家庭没钱给大儿子娶媳妇,可以先将小女儿“许配”出去,拿了彩礼给儿子结婚,等女儿长大直接出嫁。这样的换亲现象在许多地方仍然存在着。即就是“倒插门”的男子,最少也得背10万元彩礼才能上女方家的门。三原东里村有两家情况相似,两对年轻男女自由恋爱,感情甚好,女方都提出10万元彩礼的条件,其中一对的孩子都1岁了,却只能由婆婆带着,没有结婚证,上不了户口;另一对也同样因为“彩礼”问题谈不拢,婚事仍搁置着。洛南县杨朵与男友自由恋爱,遭父母反对后与男友“私奔”,现在孩子都已两岁了,竟被母亲带回家里要挟男方“拿钱赎人”。

  而在这五花八门的天价的彩礼后面,还有着天价的房子天价的车,天价的婚礼天价的嫁妆……

  5月10日,三原县东里村搭起了6个大红色拱门,一个普通村民给儿子举办的结婚仪式正在举行中……

  美丽乡村建设可否为“彩礼”解忧减负

  我国的《婚姻法》虽经三次修改,但仍明确规定“禁止包办、买卖婚姻”“禁止干涉婚姻自由”“禁止借婚姻关系收受财物”。

  省委党校法学教研部主任卢飞鹰教授说,“文革”时期为除去“彩礼”这一封建残余,曾将送彩礼的家庭组织到一起进行大会批斗。他认为,从法律的角度讲,现阶段仍然存在的“彩礼”,实际上就是买卖婚姻最明显的一种标志。

  然而,彩礼同时也是一个历史发展的延续性问题,几千年的封建意识残余下,淳朴的农民将其奉为一种“传统”,要想彻底规避,需要不断的新思想来冲击和反抗。

  大荔县平罗党村的“红白理事会”,按照村规民约治理村务,重养轻葬的新风已经树立了29年,但对于“彩礼乱象”,他们却也无能为力。韩城市法院院长蒙振勤告诉记者,“彩礼追回”案件逐年增多,但法院判决容易,执行起来却困难重重。

  合阳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王德超同样接触过许多悔婚、离婚、骗婚案件,亲眼看到天价彩礼问题带给一个普通农村家庭的各种灾难,他认为经济发展是缓解彩礼纠纷和彩礼交易的最根本办法,但“更要给农村注入新思想、新理念,帮助农民开阔眼界,转变思想。”同样地,省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博士、副研究员罗丞建议,利用城镇化给适婚年轻人创造就业和沟通机会,使年轻人的接触随着经济发展、工作机会的增多而增多,便可逃过“彩礼”一劫。

  在采访中,记者深感“家长制”是彩礼的最大“瓶颈”,并且越贫穷的地方越明显。权兴锁认为,解决彩礼难题,关键在教育,尤其是对家长的教育。因为大多数情况下,自由恋爱的年轻人都会因为父母的彩礼纠纷而无奈分离。而卢教授也半开玩笑地说,“年轻人私奔的越来越多了,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情,也许就需要靠这种反抗才能逐渐打倒落后思想呢。”

  半个多月的采访,记者在忧虑的同时却更加迷茫:谁都认为不合理,谁都深感该治一治,但谁都不知道该谁来治?怎么治?

  记者呼吁,面对美丽乡村建设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倡导与践行,切莫遗忘了对这种新时代买卖婚姻的治理,使美丽乡村真正美丽起来。

(责任编辑:李燕华)
>相关新闻
  • 陕西省将修路串连29座汉唐帝陵 两年后可畅游帝陵
  • 铜川免费“送娃专车” 司机坚持5年接送农村娃上学
  • 省政府公布一批干部任免决定 乔军任陕西省质监局局长
  • 陕西省6月1日起实施车险新条例 最低保费将跌破7折
  • 尿样杯散一地十米外闻到臭味 西安部分医院卫生间不卫生
  • 西安今或迎来降雨陕南部分地方有小雨或阵雨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网站简介  |  保护隐私权  |  免责条款  |  广告服务  |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陇ICP备08000781号  Powered by 大西北网络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浏览器浏览
    Copyright © 2010-2014 Dxbei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